•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资讯 > 国际评论 > 丁隆:2018,中东的“罪与罚”
  • 四不像玄机正版肖中特小强正版

    时间:2018-12-27  来源:环球网  作者:刘婕浏览:  

    2018年,中东局势先抑后扬。10月之前,除了美国借所谓“化武袭击”打击叙利亚目标,退出伊朗核协议,掀起些许波澜,中东局势几乎是2017年的自然延续。叙利亚、也门局势进入僵持阶段,“伊斯兰国”武装颓势显著。然而,年终岁尾之际,中东却出人意料地出现一波小高潮,大事扎堆登场。卡舒吉事件、海湾国家与以色列高层互动、卡塔尔“退群”、沙特组建红海新联盟、美国从叙利亚撤军、苏丹骚乱等重大事件,将形成翘尾效应,直接影响2019年中东局势发展。回望2018,沙特记者卡舒吉命丧领馆和伊朗遭受严厉制裁,使“罪与罚”成为概括中东大势的关键词。

    地缘格局分化重组

    从年初草草召开的阿盟峰会,到年末缺损的海合会峰会,形势大于内容的两次峰会说明阿拉伯区域组织已陷入瘫痪,阿拉伯世界区域整合水平持续下降。美国“迁馆”风波在阿拉伯国家并未引起多大波澜,年末多个海湾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密切互动,拉开“务实派”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帷幕。虽然,这些国家动机不尽相同,有的与以色列联手应对伊朗威胁,有的为了与美国靠拢,还有的摆脱阿拉伯民族主义束缚,寻求更符合国家利益的外交政策,位列阿拉伯共同事业之首的巴勒斯坦问题已被边缘化,许多国家已放弃阿拉伯和平倡议,却是阿拉伯世界的新现实。

    卡塔尔断交危机呈现常态化趋势,加剧阿拉伯世界分裂。卡塔尔埃米尔刻意安排在海湾峰会期间出访,并决定退出欧佩克。卡塔尔借沙特受卡舒吉事件所累之机,开始向沙特发难,试图摆脱沙特和海合会束缚,寻求更大独立性,这预示着断交危机解决尚需时日。

    沙特在年末召集红海和亚丁湾沿岸国家开会,商议组建红海沿岸国家联盟,显示沙特构建新的地缘政治空间的战略雄心。沙特此举一是为了配合也门战事及和谈进程,在该区域排挤胡塞派、伊朗、卡塔尔和土耳其势力;二是沙特看淡海合会前景,另起炉灶,搭建新的区域平台。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在该区域扩张势头强劲的阿联酋并未参加会议,令人不免猜测沙特—阿联酋轴心的稳定性,以及阿联酋是否也被沙特视为在该地区的竞争对手。

    美国离岸平衡轮廓渐清

    如果说过去几年美国与俄罗斯在中东的实力比拼是“俄进美退”,随着美国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至少在叙利亚问题上,结局已成“俄胜美败”,美国将中东“指挥车”的驾驶席拱手让于俄罗斯。尽管,美国在叙利亚的败退不是什么新鲜事,只不过缺少一个仪式而已。对于撤军,特朗普给出的理由是美国已经击败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但在同一声明中,他又自相矛盾地说“土耳其会帮我们打击‘伊斯兰国’”,这说明所谓“击败”缺乏准确定义。美国此时撤军并同意向土耳其引渡居伦,恐怕是与后者达成了某种交易。美国在叙利亚军力部署人数和装备非常有限,实际上只是隔离土耳其部队与库尔德武装的“人体盾牌”。美军突然撤离,将引发连锁反应,受益者将是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其留下的真空或将被土耳其和极端组织填补,库尔德武装则腹背受敌。除打击库尔德武装外,土耳其对叙利亚并无领土野心,这意味着土耳其日后与叙利亚政府谈判增加了筹码。

    特朗普中东政策是建立在“美国优先”的基础上的“不担当主义”,其核心是战略收缩,减少投入,甩掉包袱。为达此目的,没有什么不能被交易,没有底线不能突破。今后,无论反恐还是遏制伊朗,美国对其中东盟友将“只给政策不给钱”,让盟友“自带干粮上前线”。这虽与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一脉相承,但方法有别。奥巴马给伊朗松绑,特朗普则集结以色列和阿拉伯盟友,对伊朗“极限施压”,但目标都是在中东打造均势,防止出现一个地区霸权国家。因为,美国清楚地知道,遭受了40年制裁的伊朗,决不会因为核协议被撕毁,制裁加码,而发生政权更迭。美国这样做是为了削弱伊朗,迫使其收缩战线。美国便得以抽身中东,以低投入实现远程调控,扮演离岸平衡手和仲裁人的角色。特朗普其实对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毫不关心,巩固与沙特、以色列的盟友关系,遏制伊朗,不过是为了赚钱和选举。

    无论打造“阿拉伯版北约”,遏制伊朗,还是从叙利亚撤军,美国的目标都是让盟友代行其责。从叙撤军,美国“出卖”的不仅是反恐盟友库尔德武装,还包括以色列、阿拉伯和西方盟国。那些已坐上反伊朗“战车”的国家,突然发现“司机”不知何时已经下车,留下它们独自与伊朗和极端组织短兵相接。美国淡出中东,将迫使其盟友两面或多面下注,发展与俄罗斯等国的关系,最近几年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与俄罗斯关系迅速升温。

    对于巴以问题,特朗普看准了阿拉伯世界对以色列的立场松动,巴勒斯坦内部分裂,缺乏话事人的状况,提出所谓“世纪交易”,在以色列利益最大化的基础上,让巴勒斯坦人象征性地“建国”。

    卡舒吉冲击波

    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是具有重大地区和国际影响的“黑天鹅”事件,其对地缘政治和国际关系形成的冲击波仍在持续。沙特形象因此案严重受损,但国际和沙特国内对此案反应悬殊,不应夸大其对沙特内政的影响。年末沙特高层成功外访,证明其影响可控。沙特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改革困难加大,软实力遭受重创,地区影响力显著下降,修复形象需要较长时间。深陷危机的沙特,遭到卡塔尔等国反攻。即使最亲密的盟友阿联酋,在此事上也与其切割。

    可悲的是,死者仍尸首无踪,却成为多方交易的筹码。土耳其抓住送上门的机会,一举实现改善对美关系、引渡居伦、打击库尔德武装、削弱沙特等多个“意外收获”,对此案的利用可载入教科书。美国受巨大经济利益驱动,力保沙特,为化解此事发挥重要作用。同时,它也成为美国从叙利亚撤军的催化剂。值得欣慰的是,卡舒吉案使国际社会重新聚集也门旷日持久的战争和严重的人道危机,促成也门问题斯德哥尔摩谈判启动,为和平带来一线曙光。

    2018年,中东经历了名副其实的“多事之秋”。2019年中东注定不会平静,年末发生的多个重大事件将对叙利亚、也门等国的战争与和平带来直接影响。同时,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的利比亚和阿尔及利亚大选,黎巴嫩久拖不决的组阁难题,伊朗将在更严厉制裁下,庆祝伊斯兰革命40周年,这些都值得密切关注。

    作者简介:丁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语学院教授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