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资讯 > 国际评论 > 就劳工案判决意见不合 日韩关系斗而不破
  • 正版癸花宝典三肖六码免费期期准

    时间:2018-12-27  来源: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作者:杨璐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韩国最高法院于10月底,在4名韩国人对新日铁住金(旧日本制铁)要求受害赔偿的劳工案审判中,下达了新日铁住金公司支付每名受害人1亿韩元(约60万人民币)的判决。

    所谓劳工,是指二战中在工厂等地被强制进行劳动的人。随着日韩邦交正常化,在1965年缔结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中,关于两国及个人财产和权利的问题已“完全且最终解决了”,作为两国政府间的共识,这项协定也成为战后日韩关系发展的基础。

    韩国总理李洛渊于判决下达时表示,第一,尊重司法判决;第二,治愈受害者的伤痛;第三,积极考虑未来韩日关系的走向。李洛渊表示将会充分参考专家的意见,并在年内或者明年年初明确该问题的方向性。由于此次的赔偿判决是无视《日韩请求权协定》的司法判决,作为日本方面是不能接受的。针对判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这是不符合国际法的判决”。外务大臣河野太郎也对驻日韩国大使提出抗议。然而,对于此类事件原本应采取更为严厉的应对措施,但是考虑到在韩美军以及朝鲜问题,作为日本政府方面,选择何种方式来应对此次事件将会变得非常困难。

    关于《日韩请求权协定》,早于2005年,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曾表示“韩国政府有责任解决劳工案中所牵涉到的个人对日本企业要求赔偿等问题”,换言之这应该是韩国的内政问题。事实上迄今为止,日本对韩国的态度是不够强硬的。这致使韩国方面产生了“无论做什么都会被原谅”的错觉。

    作为日本政府方面,因牵涉到朝鲜半岛的安全保障问题,选择何种方式来应对此类事件原本的确较为困难。然而,朝鲜和美国之间进行直接对话等方案的施行,可以说已经为日本政府采取对策降低了近一半的难度。另外,日本和韩国之间的贸易规模逐渐缩小,而竞争的激烈程度较之前更甚。在此意义上,对安倍提出的“摆脱战后体制”构想的实现,呈现出非常有利的局面。因此日本国内舆论认为,在当下的时机,日本有必要明示将与韩国进行正面对峙的决心。

    日韩两国于1965年缔结《日韩请求权协定》的同时也签订了《日韩基本条约》,根据条约规定,日本向韩国提供了计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加之随后提供的借款,总额达到约8亿美元,是当时韩国国家预算的2.3倍。可以说,没有日本的巨额援助就没有之后的汉江奇迹,这是国际社会的共识。韩国方面无视协定下达赔偿判决,无疑从根本上动摇了战后日韩关系长久以来的根基。

    与此同时,在2015年12月的日韩和谈中,关于慰安妇问题,日韩双方基于协定达成“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的共识。随后日本方面履行约定,出资10亿日元在韩国设立和解·治愈财团。然而,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对朴槿惠当政时日韩双方所达成的共识持否定态度。不仅于2018年年初,发表敦促日本方面对慰安妇进行谢罪的新方针,更于年中在内阁会议上提议由韩国政府代替日方承担10亿日元的出资,最终目的在于解散财团。可以说,日韩两国在慰安妇问题上达成的共识,事实上最终流于形式,失去了其原本的意义。

    劳工案判决下达、慰安妇财团解散等骚动,使得日韩关系降到了比较严重的冲击,并且进入一个微妙的边界地带中。首先,即使基于劳工案的判决结果,韩国法院目前并没有采取强制执行及财产扣押等行动。例如新日铁住金的应收债权本可以马上扣押,但是韩国方面的司法当局或许是基于其他意图而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其次,关于解散慰安妇财团,目前韩国政府仅宣称“将花费数月至一年的时间解散财团”,并没有提及废除协议、就协议进行再协商等内容。与此同时韩国国内舆论对劳工案的判决结果却赞不绝口。

    笔者认为,在日本方面真诚道歉的前提下,韩国政府可以像解决慰安妇问题那样设立一个专门财团来解决劳工问题,而且财团设立的前提是由日本政府和日本企业共同出资,这才是针对现状较为合理的解决方案。然而这样的解决方案对于日方来说很可能难以接受,可预见的是,日本企业或将与韩国方面拉开距离,长此以往势必会对双边的经济往来产生不利影响。例如在韩国,目前有大约70家日本企业同样面临着被起诉的局面,极有可能引发新的类似于劳工案的诉讼案件。韩国最高法院继新日铁住金之后下达判决,勒令三菱重工进行赔偿便是最好的证明。

    另外,既然韩国不是理想的贸易伙伴,那么日本极有可能会对韩国进行经济制裁。作为能够最大限度映射出国家政策的韩国产业银行、中小企业银行、韩国进出口银行等,其经营状况会逐渐变得困难。加之目前伴随出口所发行的信用证等是在日本银行信用框架体系下才得以成立的现状,假如日本方面取消这个信用框架,那么对于韩国的外汇交易及出口势必会产生较大的影响,韩国作为贸易依存度很高的国家,其经济状况有可能会急剧恶化。日本金融厅只需提高对韩国的相关债券所进行评价的风险系数,韩国的债券以及韩元均会产生暴跌的可能性。

    此外,日本国内舆论认为,作为日方,更改对韩国的签证政策以提高入境日本的难易程度,也是表明日方态度的手段之一。日方不仅要向驻日韩国大使提出抗议,而且也需要在召回驻韩日本大使的基础上进行对韩经济紧缩,以此来显示日方的强硬态度。

    针对此次事件,国际上有舆论声称,日韩关系已经多次出现危机,此次危机也是暂时的。笔者认为,此种预测或许有一定的道理,也许比想象更加严重一些。韩国法院扣押日本企业在韩资产的可能性并非没有,对此日本政府也表明立场,“如果在韩日本企业的利益受到不正当损害,日方将立即向联合国国际审判法院(ICJ)提起诉讼”。而韩国方面一边喊话日方“需要日本企业及日本政府展示诚意并采取举措”,最终却不采取任何强制执行的行动,所以,可预见的是在此后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两国间关系将进入摩擦期,且有极大可能会一直持续胶着状态。

    韩国方面下达对劳工案的判决,无疑使得日韩关系降到了冰点。就目前的东亚形势来看,日韩两国作为彼此之间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如果只是一味互相谴责,那么对现状的改变没有任何裨益。战后两国正是因为在共同立场和认识下,得以确立面向未来的友好合作关系,正是因为有这种彼此之间相互需要的关系,才得以实现历史性的和解。此次韩国单方面下达脱离国际社会常识的判决,势必会对两国外交及经济往来造成较大影响。

    韩日关系中的矛盾和冲突很多,不仅有劳工案问题,也有慰安妇问题、历史教科书问题、岛屿与海洋争端问题等,可以说几乎每年双方都会向对方提出各种各样的抗议。但是,双方都会把这种矛盾和冲突置于可控范围之内,不至于使双边关系恶化。由于韩日两国都是美国的盟友,假如韩日关系走向恶化,将严重影响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战略部署和利益,美国绝不会袖手旁观,而会向两边施压。所以,韩日两国更像是一对斗而不破的、互不服气的邻居。

    (本文作者王文姬、李敦球,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教授)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