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资讯 > 国际评论 > 龙兴春:地方邦选举失利敲响莫迪连任警钟
  • 香港招聘网最新招聘

    时间:2018-12-20  来源:环球网  作者:翟亚菲浏览:  

    上周,印度中央邦、恰蒂斯加尔邦、特伦甘纳邦、拉贾斯坦邦和米佐拉姆邦五个邦议会选举结果出炉,莫迪的印度人民党在原来执政的中央邦、恰蒂斯加尔邦和拉贾斯坦邦均惨败给国大党,其中印人党在中央邦、恰蒂斯加尔邦已经连续执政15年。

    在过去一年多陆续举行的邦议会选举中,莫迪领导的印人党在大多数邦都获得了胜利,当时认为印人党将毫无悬念地赢得2019年印度大选,不确定只是赢多赢少的问题。虽然这次只是输掉原本占据较大优势的中央邦、恰蒂斯加尔邦和拉贾斯坦邦,但让印人党担心这是否意味着全国大范围的民心发生了变化。要知道,印人党上次大选四分之三的席位来自八个邦,这次已经输掉了其中三个。选举中很多不利的情况突显,印人党输掉明年大选不是没有可能。

    经济增长速度没有明显提高,民众缺乏耐心。莫迪上台后锐意改革,政府效率有了明显提高,制定了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大力招商引资推动“印度制造”,还成功实现了商品和服务税制改革(GST),为建立全国统一市场打下了基础。执政前三年经济增长都在7%以上,2017年也达到了6.68%,维持了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的最高增长率。但这个增长率相较上届曼莫汗.辛格政府时期并没有明显提高,甚至低于曼莫汗.辛格第一任期,相比民众对莫迪太高的期望,莫迪并没有创造神话。经济改革措施见效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印度民众显然缺乏耐心。国大党主席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指责莫迪没有兑现选举承诺。

    贫富差距拉大,中下层民众没有发展的获得感。虽然取得了不错的经济增长数据,印度整体经济实力增强,成是世界第六大经济体。由于要大力发展制造业,莫迪政府对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投入较多,经济增长的贡献也主要来源于制造业和城市现代服务业,受益当然也主要是这些行业和群体。这导致印度各阶层对经济增长的感受炯然不同。农民指责莫迪政府对农村农业的投入太少,印度农业基础设施本来就很脆弱,现在仍然没有改变“靠天吃饭”的局面。加之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而农产品的价格没有上涨,相反还有下跌,农民比四年前更加困难。大量农民因为还不起债而自杀,今年更是爆发了大规模农民示威游行。反对党趁机批判莫迪政府过于亲近大企业、大财团,忽视中下层民众的利益。印度的失业率在近两年保持在6-7%的水平,有3100万失业人口,其中青年的失业率更是高达15%左右。鉴于2004年大选时,任期内实现高速经济增长的印人党瓦杰帕伊政府,却因中下层民众无获得感而被选下台的先例,敲响了印人党在同一地方再次跌倒的警钟。

    极端印度教民族主义不得人心。莫迪自青少年时期就加入了印度教民族主义色彩强烈的国民志愿团(RSS),该组织主张印度的土地是印度教的土地,印度的文明是印度教文明,印度的生活方式是印度教方式,印度的国家是印度教国家。印度教民族主义也是印度人民党(印人党)的主要政治意识形态,印人党的大部分成员来源于国民志愿团,两者密切的关系。2014年大选的胜利,让印人党不仅可以在中央层面,也在多个印人党执政的邦贯彻自己的主张。不断有印人党高官提出“用印度教取代世俗主义作为印度社会的指导原则”,有部长规定本部门工作人员圣诞节不放假,提出印度穆斯林停止吃牛肉才是对印度教徒的尊重,北方邦规定屠牛为非法,甚至有部长暗示”非印度教徒生来就不正当”。这些极端的主张和行为,莫迪没有直接参与,但却没有公开谴责和制止。

    印度是一个多样化的国家,除了印度教还有伊斯兰教、锡克教、耆那教、基督教等多种宗教,极端印度教民族主义主张不仅让这些少数宗教群体感到恐惧,主张世俗主义的印度教徒也认为会制造分裂和冲突。选举结束后,国大党官方推特发表感谢选民时指出“感谢印度,您选择用爱压倒仇恨、和平压倒暴力、真理压倒谎言”,直指印人党的极端印度教民族主义。需要指出的是,2014年大量选民投票给印人党是看重莫迪的经济纲领,希望莫迪领导下印度经济能够有更好的发展,而不是支持极端印度教民族主义。

    莫迪本人一直被指责没有制止2002年古吉拉特邦印度教徒对穆斯林的大屠杀,在2014年大选时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等上百位知名学者发表公开信反对莫迪。2019年大选中莫迪及印人党可能会遭到更多反对,反对极端印度教民族主义也一定会成为国大党选举中的一张牌。

    国民志愿团对莫迪和印人党不满。国民志愿团社会动员能力非常强,是印人党和莫迪的重要支持力量,为印人党赢得2014年大选起到了重要作用。莫迪当选和执政后个人魅力大增,似乎成为印人党唯一的“神”,一些地方的印度教寺庙里把莫迪作为神来供奉,莫迪也乐于享受这种崇拜,引起了很多国民志愿团主席莫汉.巴格瓦特(Mohan Bhagwat)等领导的强烈不满,因为国民志愿团的理念反对个人崇拜。

    为了促进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莫迪政府大力引进外资,但国民志愿团的观念中并不欢迎外资,认为外资可能破坏印度的文化、价值观、道德、消费观念和本土经济。但为了赢得选举,印人党必须推行一些短期内能产生政绩的政策,而国民志愿团更注重长远目标,两者之间常有分歧。据悉,国民志愿团正在讨论是否在2019年大选中继续支持莫迪领导的印人党。

    部分地方政党可能脱离印人党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DA)。2014年的大选中,印人党取得了议会下院席位(Lok Sabha)一党过半的好成绩,同时也挤压了地方政党的空间,加上执政期间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间在一些经济改革政策上的分歧,加剧了印人党和执政联盟中地方政党的矛盾。一些地方政党已经转向加入国大党领导的统一进步联盟(UPA),有的决定脱离全国民主联盟自主参政,或者独立于两大党之外。因此,印人党在2019年大选中不但要与国大党竞争,还将面临地方政党的强力挑战,有失去第一大党地位的可能。(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