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x60广告位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资讯 > 国际评论 > 孙海潮:欧盟对特朗普还在“分裂欧洲”深感焦虑
  • 四肖期期中

    时间:2019-05-18  来源:环球网  作者:王日尧浏览:  

    5月13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专程赴美会晤特朗普,受到美国民主党的激烈批评,称特朗普会见“反民主”的欧尔班就是“反民主”。

    欧尔班既是欧盟国家中独立性最强的领导人,特别强化政府控制的“威权”做法在欧盟备受垢病,甚至受到“惩戒”威胁,也是欧盟国家领导人中为数不多的特朗普崇拜者,被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视为欧盟异类。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指出:“基于美国和匈牙利的悠久关系,总统和总理就加强两国合作交换意见。”但欧盟并不如此认为。欧盟对特朗普唱衰欧盟深感愤慨和极度不满却无可奈何,对特朗普在欧洲议会选举两周前会见疑欧派代表人特欧尔班极感忧虑。种种迹象表明,保守和民粹主义政党极有可能在5月下旬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较多席位。特朗普在“关键时刻”为欧尔班提供“决定性舞台”供其发表疑欧言论,使欧盟顿感“如芒在背”和“如鲠在喉”,不得不表明自身态度。

    5月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前往德国途中突然宣布取消德国之行,使“做足功课”准备会晤蓬佩奥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外长马斯“极度失望”。美国国务院的解释极为简单:因“紧迫问题”,专机改道前往伊拉克。蓬佩奥突访伊拉克是要说服或干脆叫压服伊拉克反对伊朗,配合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政策,而以德法为首的欧盟坚决反对美国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反对美国对伊朗实施“史上最严厉制裁”,更反对美国把对伊朗制裁扩大化至其他国家和公司及个人。欧盟峰会通过了反对伊朗部分恢复铀浓缩活动和反对美国强化对伊制裁的“双重反对”决议。蓬佩奥知道向欧盟游说对伊朗制裁是白费口舌,而且在各种场合对欧盟持强烈批评态度,因而在宣布取消欧洲之行的同时宣布邀请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访美。欧洲舆论认为,美国在最后一分钟取消蓬佩奥访欧却邀请欧尔班访美,对欧盟极具讽刺意味,进一步暴露出跨大西洋关系中存在的问题。“欧洲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伤害。”

    美国在几乎所有重大问题上与欧盟都在各说各话。特朗普从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到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从退出中导条约到从叙利亚撤军及全面偏袒以色列,从强压欧洲盟国增加军费和交纳“保护费”到提高钢铝关税和威胁要对德国汽车征收惩罚性关税,从唱衰欧盟贬低默克尔到对马克龙建立欧洲独立防务的设想大加鞭挞,从赞扬英国脱欧到鼓励分离倾向甚至呼吁欧盟解体,从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以及贸易保护主义与自由贸易之争,都与欧盟立场相左。欧盟强烈希望在美国领导下继续联盟捍卫西方民主价值观,但特朗普眼里只有钱,只认为欧洲占了美国的便宜。特朗普对欧盟领导人傲慢已“难以接受”。2018年9月,匈牙利问题欧尔班在联大发表“反全球化”讲话,特朗普大加赞赏,称之为“重要的象征”。德法不悦。

    美国舆论也对欧尔班造访白宫提出批评,《华盛顿邮报》专栏文章指出,匈牙利政府既破坏民主,又破坏跨大西洋关系,又积极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破坏了美国的整体战略。蓬佩奥国务卿今年2月访匈牙利时,曾要求匈牙利调整对俄政策,与美国对俄制裁保持一致,遭到明确拒绝。匈牙利外长当面斥责蓬佩奥“虚伪”。

    当记者问及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欧尔班,是否谈及新闻自由和人权问题时,白宫的回答是:会见的目的纯粹是为了增进两国战略关系,不一定要涉及两国关系中的所有问题。

    实际上,欧尔班领导的匈牙利政府执行独立的内外政策,不只在难民等问题上与欧盟抗衡,顶住欧盟压力实施司法和新闻改革,在与俄关系问题上也与美划清界限,坚持与俄友好,还明确反对美国和欧盟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的立场,不支持委非法政权,在中东问题上则与欧盟一起反对美国。

    戴高乐将军推动欧洲一体化建设的初衷是使欧洲成为美苏之外的第三种力量,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与欧洲实力相称的作用。冷战结束后,欧盟则把目标定为美中之外的第三势力,以便发挥“全球性作用”。欧盟领导人每次重要讲话或政策宣示,都会提出在国际事务中与美中并列的目标。

    5月12日,欧盟委员会负责预算和人力资源的委员京特·厄廷格在接受德国《国际政治》双月刊采访时表示,为增强自身竞争力,欧洲必须有所行动。欧洲不能任由美国和中国成为G2主导世界事务,必须努力争取与美中平起平坐。欧盟只有两种国家:小国和还不知道自己小的国家。甚至法国和德国也小到无法在未来的世界中发挥重要作用。从气候保护到维和,从工业标准到非洲计划,这些问题都与一个决定有关:是G2还是G3统治世界?欧盟可以与美国和中国平起平坐。欧盟有足够高的国民生产总值,足够多的人力和资源,足够的创新。欧洲能成为提出自己价值观的第三方。这是欧盟领导人的最新目标宣示,但谈何容易?

    美国始终不乐见欧洲团结和强大,特朗普更明确提出欧盟应该解散,欧元应该取消,是“有话直说”。特朗普就任三年来,一直没有选派驻欧盟大使,时时处处都会流露出对欧盟的轻蔑和嫌弃。美国国务院2018年文件曾把欧盟列为“一般国际组织”,遭欧盟强烈抗议后才改过来。欧洲舆论把美国列为欧洲建设的最大外部威胁和障碍,不无道理。特朗普上台后,美欧传统战略盟友关系受到强烈冲击,跨大西洋关系处于建立以来最严重危机。欧盟深感焦虑,特朗普不以为然。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在辞职信中明言,美国因盟国而得以强大,现在与盟国关系的基础已不复存在,所指便对欧关系。马蒂斯本应于今年2月去职,欧洲还期待着在北约防长会议上一诉衷肠。就是这封辞职信使特朗普勃然大怒,当即宣布马蒂斯立马走人,由沙纳汉任代理防长。只要特朗普执政,欧美关系的这种尴尬局面还将延续下去。话说回来,不论谁执政,美国都绝不会容许欧盟发挥“全球性作用”,欧洲只能是小兄弟,只能是美国全球战略中的一枚“重要的”棋子。

    当前形势下,欧洲建设面临历史性困境。英国脱欧使欧盟和英国双方都在经受极度损耗,法国“黄背心”抗议运动已超过半年,各国极右和民粹主义势力大增。两周后的欧洲议会选举使欧盟面临历史上最为严峻的考验,疑欧力量乘势崛起并将对欧洲建设进程产生重大影响。特朗普在“敏感时期”会晤具有鲜明“保守民族主义”特征的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欧盟称之为“分裂欧洲的新举动”,其内心的焦虑可见一斑。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