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情感故事 > 他保证不再娶,却把“后妈”带到我面前

王中王管家婆特马彩图

时间:2018-12-22  来源:知音读酷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他保证不再娶,却把“后妈”带到我面前

01

高三那年,听大姑说,老程这次好像是来真的:他准备结婚了!

老程,不消说,是我爹。他光杆子这些年,我都做好了准备,随时迎接我的后妈进门。但是听到他要结婚的消息,我还是不能接受:老程他究竟看上哪个女人了?

百爪挠心——我索性丢开书本,套上运动鞋,去老程在市中心白银大厦旁边开的皮鞋护理店一探究竟。

我到他店里时,有好几个人拿着单据在排队。老程的生意不错嘛,和我妈分开的这些年,老程凭着这项手艺倒是把我养得白白胖胖。

前台的小吴正在认真接待。我左顾右盼,终于看到两排木质鞋架后面,一个脸生的年轻女店员正把头偏向老程的肩膀,手里托着一只鞋虚心请教着什么问题。

看她一副想要投入老程怀抱小鸟依人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咳咳咳”地从喉咙里发出好几声警告,无奈人声嘈杂他们也没注意到我。

我拉下脸快步走过去,挎了老程的胳膊:“老程,我饿了,你不是说要陪我吃晚饭的吗?”

那个女店员迅速站直了身子,老程则抬手看了下手表,对着我诧异道:“哎,这不才下午三点嘛?”

我抱着他的胳膊就往外走:“我不管。”

有刚进来的顾客和他打招呼:“程老板,别走啊,看一下我的鞋子啊……”

“马上就回来,稍等啊,马上。”老程脸上堆着笑,转头吩咐另一个店员招呼客人。

临走,我咬牙切齿地剐了一眼刚才那个女店员,她赶忙转过了身子。

02

我在隔壁的批萨店还没落坐,就开始训老程:“刚才那个女的不会成为我后妈吧?她可跟我差不多大。听大姑说,她才来没几天……”

“打住,打住。别跟你大姑她们瞎起哄!”老程给我点了饮料和榴莲披萨。

“大姑说你要结婚了?”

“离高考没多少天了,多用功在学习上,别瞎琢磨我了。”老程义正言辞,“身边有你这个磨人精,就够我受的了。”

说话间,只见那个前台小吴站在玻璃窗外,急吼吼地对着我们又眨眼睛又搓手,估计是给客人催急了。

“宝儿,你自己吃,我去忙啦?”老程一脸讨好地望着我。我姑且相信他吧,挥挥手放他走了。

唉,我的老爹,他到底是孤身八年了,难道真的动了再娶的心思?我苦笑着摇摇头:算了,不管了,天要下雨,拦也拦不住。

这个四十出头浑身散发着鞋油味的男人,长相和我大姑的偶像霍建华有得一拼。自从他和我妈离婚后,上赶着追他的女人,据我大姑说至少有一打。我奶奶更夸张,说是只要是个女人都想嫁给他。

可是,他长得再好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妈给甩了。

他保证不再娶,却把“后妈”带到我面前

03

老程当年确实一表人才,只是志不在读书,家务活倒是做得一流,尤其擦鞋。

这么说吧,我们这栋楼和老程同龄的李叔考上了北大,只考了200分的老程落榜无疑。可是在李叔他爸走哪炫耀到哪儿的时候,我爷爷到底是忍不住,抬起脚:“看,我儿子程东轩擦的。亮吧!”

结果,程东轩名扬整幢楼,招来一堆皮鞋!

后来,老程真的就带着擦鞋工具出现在街头。不待吆喝,他的摊前就忽拉拉地站满了年轻或年长的女人们——找他擦鞋。

颜值在线的老程,并非徒有其表,他的手艺不错,嘴巴也甜,他只要在摆摊,就总是忙到手酸。因此,在他旁边摆摊的同行们脸都绿了。

每次奶奶跟我说起这段,一张温和的脸就笑成了荷叶,开心的眼泪像露珠在荷叶上滚。

后来老程在街上的千万过客中瞅到了我妈,两人绝对是对上眼了,一个月后闪婚。我奶奶说:“你妈长得是真好看,我的东轩啊眼睛贼亮。”

那时我们一家三口多幸福啊。记忆里,我们爬山爬累了,我妈抱着我,老程再拦腰抱起我妈,招来多少羡慕的眼光。我上小学时,老程已将擦鞋摊换成柜台挪到市中心的白银大厦了,这可是全市一等一的商场啊。

他那时候常带上我们全家人下馆子,我口袋里的零钱没断过,我妈的衣柜里也挂满了漂亮衣服。

可惜,这样的好日子在我十岁那年戛然而止。

他不知怎么就迷上了赌博。我妈怎么劝都没用,我抱他大腿也没用。唉,他的那颗心全扑在了麻将桌上。

他保证不再娶,却把“后妈”带到我面前

04他保证不再娶,却把“后妈”带到我面前

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老程急匆匆地回来,问我妈要钱。妈说没有,他就开始翻箱倒柜。

妈生气地骂他:“你就死在赌桌上吧。”

“别嗦了,你今天不是发工资了吗?”

“你看看你还像个男人吗? ”

“给我钱!钱!听懂没有?”

老程还是找到了妈塞在衣柜棉袄里的钱。

“我和宝儿不要生活吗?”妈抓住老程的胳膊,拼命想把钱抢回去。

可是爸爸胳膊猛地一抬,打到了妈妈的下巴。妈往后一个踉跄,退了两步还是没站住,倒下了,头撞到了梳妆台上。妈下意识地去摸,血顺着指缝流了下来。我哭着喊妈妈,扭打着老程。

老程倒是身手矫健,一下子扑到床头柜上把一包纸巾撕开,抓出一大把纸巾摁住我妈头上豁开的血口子,然后背起我妈。我一路哭嚎跟着他们跑到楼下的诊所。

好在没什么大碍,包扎好之后,我妈拉着我的手回了四楼的家,当晚她就提出了离婚。

一个月后,他俩真的离了婚。

因外婆他们跟着大舅一家过日子,我妈回去也不好住,所以她选择在外面租房子,只让跟着老程的我有个好的学习环境。离婚时,她什么都没要,离家之前,她脱下了手上的那枚钻石婚戒,让老程拿去抵债。

我一把抢了过来,揣进兜里。

也就是从那天起,我不再喊他“爸”,改口喊了他“老程”,无论他和家里人怎么哄。

我妈走后,老程连肠子都快悔青了,他又去找我妈复合,结果鼻青脸肿地回来了。

我奶奶和大姑好一顿数落他之后,又说了我妈好一通坏话,我气得直哭。

还是老程压住了她们的话头:“都是我不好,不怪宝儿妈。是我自己烂赌,哪个女人能无下限地容忍一个赌鬼?你们以后不要在宝儿面前说她妈,我不许!”

05他保证不再娶,却把“后妈”带到我面前

就老程被打一事,我跑去向我妈求证。

我妈说:“是给你大舅揍的,他倒是不还手。要是他改好了,等你考上大学,我再考虑和他复婚。”

我开心极了,老程被揍一顿有什么要紧,关键是他还有希望和我妈再在一起啊。

可肿着嘴的老程却摸着我的头说:“宝儿,可是你妈现在是真不理我了呀。”

我对着他吐口水:“该!你们一直教育我要走正道,好好学习好好做人。你看你,成天赌钱,我妈不走才怪。”

他们离婚之后,小小年纪的我几乎一夜长大,告别了烂漫的童年。我也发誓要考上大学,把我妈唤回来。

老程离了没多久,我奶奶和大姑就忙着给他介绍对象。我当着那个来看家的女人的面又哭又闹,对着老程扬言,他要是敢给我找后妈,我就跳楼就离家出走,闹得整栋楼的人都知道了我是个厉害丫头。

那个女人当然是走了,我奶奶和大姑虎着脸训我:“你妈不要你爸了,还不兴你爸再找个人过日子?”

老程倒是抱着我给我擦眼泪:“放心,宝儿,有你就够了,爸不会找别的女人。”

即便老程这样说了,奶奶和大姑还是在外面给他安排了许多次相亲。我不知道老程有没有去,反正谁也没敢再带个女人回家来。

06

老程戒赌后,埋头擦皮鞋去了。苦干了两年,他才还清赌债。又过了两年,他在商场的隔壁开了独立的皮鞋护理店,新添置了机器设备,也招了新员工。

我妈自己开了一家花店,生意也不错。这些年,我的衣服鞋子全是她买的,她还说赚的钱都给我存着呢。

我真希望他俩复合。因为他们从未在我面前说过对方不好,不仅对我更关心,还都保持着很好的生活状态。

比如,每个上学的早晨,当我起床时,老程已经去家附近的森林公园跑一圈了,回到家时手上提着热气腾腾的早点,直催我趁热吃。我拍拍老程平坦结实的肚子,羡慕至极。

我妈也是,她长年练瑜伽,还能倒立,那个身姿,灵活度不亚于20岁的年轻人。

我跟我妈说想节食减肥,她立刻就反对:“你正长身体的时候,减什么肥,念书又累,别饿晕了。再说,你一点儿也不胖啊。”

我确实不胖,只是有点儿肥,唉!

我读高一那年,爷爷过世了,我妈回来奔丧。爷爷的骨灰被安葬在乡下祖坟墓地,碑上儿媳名目下刻着我妈的名字。

我奶奶哭着说:“东轩还没另娶,就刻了你的名字了。”

我妈轻声地“嗯”了一声也哭了。妈告诉我,嫁到程家的十多年里,爷爷奶奶待她不错的。

他保证不再娶,却把“后妈”带到我面前

07

高三作业多,有次我写完已是深夜两点。去客厅倒水喝时,看到爸爸的门缝里透着光,还有些奇怪的声音,我以为他忘了关灯说梦话呢。

为了不吓着他,我轻轻推开房门,结果看到老程把脸埋在我妈之前留下来的衣服里抽泣。

我赶紧退出了房间,把伤心的老程关在了房内。我也流着泪躲进了被窝。我猜,他是思念妈妈,但也懊悔自己犯下的错。

除了努力学习,我能做什么呢?那年6月,我如愿考上一所重点大学。

老程送我去大学的路上,我一度欲言又止。我想问:这次你跟妈妈可以复合了吧?可是,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我长大了,知道大人的感情,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加上老程身边美女不断,我怕为难他,也怕让自己失望。

然而,就在大一的寒假,我过生日的那天。刚起床,我就发现客厅的茶几上插着一大束百合。再看,还有一个女人把厨房忙得热气腾腾。

那苗条的身段,不正是我妈嘛?!我张大着嘴巴,老程赶紧拉着我妈卖弄起来:“呦,宝贝女儿起床。来,给你隆重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婆,舒琴!”

我那个妈,竟然脸红起来。她拢了拢新烫的头发,伸出双手把我抱在怀里:“宝儿。”

“妈……唔……”我激动得又笑又哭,又蹦又跳。

“哎哎哎,可别把鼻涕擦到我老婆的羊绒衫上,新买的,可贵了。你快去洗刷,开饭了。”老程欢快地摆餐桌。

“妈,快交待!”我声音里全是欢喜。

“你爸他呀,凡是在他店里护理鞋子的VIP,都可以到我的店里来领玫瑰花。他这是变着法儿给我介绍生意呢。鲜花呢,他是各种花成捆地往我店里送,我都不用进货了。这些年,每年的结婚纪念日那天都去跟我求婚……”我妈美滋滋地道来。

“哟哟哟,爸,你可真是有两下子!我明白了,你健身也是为了我妈吧?”

“那,那当然,花店漂亮的老板娘,追的人好多呢,我哪敢松懈啊……”老程听到我喊他爸,激动不已,话也说不周正了,索性一仰脖子喝了一满杯红酒。

我把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那颗钻戒还给了妈妈,戒指还是戴在她的手上最好看。

开心之余,我告诉他们,我同学中也有很多父母离婚的,复婚的比较少,新组家庭的比较多。我说:“爸妈,虽然我一直希望你们复合,但不希望你们为我而复合。”

他们纷纷摇头。我真切地看到,他们彼此注视的目光里,写满的都是爱和牵挂。我庆幸这些年,老爸犯错之后痛改前非,重新赢回了老妈的心;老妈也在绝情中留下一线机会,让破镜得以重圆。

多好啊!我终于又有了一个完整的家。

不是每对怨偶都剑跋扈张终成陌路;不是每个单亲孩子,都活在父母的伤害中郁郁寡欢。那化解仇恨怨怼的良方,唯有爱,不是吗?

编辑:知音读酷

本文为知音原创文章,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关键词:
  • 娱乐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财经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社会新闻
  • 四海图库
  •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