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新闻爆料 > 三鹿受害少年患肾病用无限极产品当药品,后确诊尿毒症去世

太子报2018期期更新

时间:2019-01-1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陈兴王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购买的无限极增健口服液。

1月17日下午,河南新密市大卫镇桃园村的梁起超向澎湃质量报告投诉平台讲述,他轻信当地无限极门店销售人员鼓吹保健品能治好他儿子梁宏(化名)“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的病,让其子服用无限极产品当药品“治疗”一年多,其子终因尿毒症去世。

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就此对澎湃新闻称,目前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了解中,“针对此事件,无限极在此恳请有关医疗、司法部门介入调查,还原事情真相”。

梁起超告诉澎湃新闻,儿子小时候吃过三鹿奶粉,肾上出现问题,经国家安排统一治疗,已基本痊愈。2014年2月,儿子又被确诊为“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在2015年7月至次年8月,他经村卫生室医生郑某安介绍,从大卫镇宋某霞经营的无限极门店处购买“保健品”超27次,花费超4.6万元。

这一年间,15岁的梁宏病情愈发严重。2016年5月,梁宏被诊断为“已接近尿毒症”;但梁起超夫妇碍于所购无限极产品昂贵,舍不得扔,仍继续让儿子服用。

2017年7月,梁宏被诊断为“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肾结石”。后虽全力救治,但梁宏仍于2018年2月病故。

梁起超称,儿子患病期间,宋某霞曾多次向他们宣称无限极产品无毒副作用,坚持服用能让孩子的病早日治好。

1月17日晚间,澎湃新闻多次致电郑某安、宋某霞二人求证上述说法,但电话均无人接听,也未回复短信。

1月18日上午,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向澎湃新闻发来情况说明称,1月17日,无限极方面刚刚获悉此事。经了解,2015年7月,梁起超开始购买无限极产品,并将部分产品用于帮助儿子调理身体;2018年1月,梁起超的儿子因尿毒症去世,后与无限极经销商进行接触,要求赔偿,双方协商未果。

起超所持有的无限极的优惠卡。

价值4.6万多元的27张无限极产品“销货清单”

梁起超称当时妻子没母乳,2000年左右,买三鹿奶粉让俩个孩子服用。2001年左右,儿子梁宏两岁多时尿不出来,到医院就诊,医生说国家免费治疗。经在新密市人民医院就诊二个月多月,经儿科主治大夫会诊,康复出院。“当时新密市还给赔了2000元,这些医院都有医疗档案证明”。

但在2014年,梁宏又被查出肾病。其提供的病例资料显示,2014年2月,14岁的梁宏被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诊断为“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

2014年2月,14岁的梁宏被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诊断为“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

梁起超声称,此后,通过中药调理,儿子病情逐渐好转。

转折出现在当年秋季。梁起超称,2014年9月,村卫生室医生郑某安向他推荐无限极系列产品,称服用无限极产品治好了自己的“骨癌”,疗效不错。

梁建超称,当时他并没有相信,但此后,郑某安和一位在镇上开无限极产品销售店的宋某霞多次上门向他推销产品,鼓吹用无限极治好了自家亲戚的宫颈癌,让放心使用,并展示了一些康复案例。

“最终使用无限极,一是因为郑某安是医生,他和宋某霞宣传的康复案例很让人动心;二是他们说无限极产品是中草药,大学教授说过服用中草药治疗稳当。”梁起超说。

2015年7月19日,郑某安带梁起超前往宋某霞所开的无限极门店,一次性购买了3088元无限极产品。梁起超称,宋某霞当时还告诉他,这些产品是没有毒副作用的,坚持服用孩子的病会早日治好。

梁起超表示,其家境不富裕,带孩子到处看病已花费不菲,但想着能治好孩子病,夫妻俩就咬牙寄希望于无限极。服用无限极产品期间,儿子没有再接受任何专业治疗,也没服用药物,只是会定期去医院检查。

关键词:无限极 尿毒症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