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新闻爆料 > 唐山监狱一罪犯非正常死亡 监控记录死前曾遭殴打
  • 天上游龙猜生肖

    时间:2018-12-2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卫佳铭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2017年11月4日,王磊在河北省唐山监狱走完了35年的人生路。

    10年前,因犯合同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他被判有期徒刑18年,期间因改造表现良好,曾获减刑1年1个月。

    离回家的日子近了,人却没了。

    唐山市检察院出具的尸检报告显示,王磊系因心脏缺血致急性心功能衰竭而亡。

    王磊死亡当日的监控视频记录下了他离世前几小时内遭受殴打的画面:同监区两名罪犯持白色PVC塑料管连续击打他的头部、颈部、后背、臀部和足底,并让他脱去鞋子站在装有纽扣的物料盒里原地起跳长达80分钟,直至他不堪忍受,奔向狱警办公室。

    2017年11月4日下午,王磊遭同监区罪犯王某光用白色PVC管殴打监控画面。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图

    2017年11月4日下午,王磊遭同监区罪犯王某光用白色PVC管殴打监控画面。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图

    之后,王磊被带进水房。22分钟后他被架着走出,刚回到狱警办公室门口即瘫软倒地。事后,家属根据监控视频提出质疑:王磊之死另有原因。

    今年12月26日,澎湃新闻从王磊家属处获悉,对王磊实施殴打的两名罪犯已被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和十三年。

    12月25日,澎湃新闻从河北省监狱管理局证实,王磊死亡当日当班狱警中,有两人因涉嫌玩忽职守罪,已于12月4日被唐山市检察院立案侦查。唐山市人民检察院相关负责人也证实,该案是刑事诉讼法修改后唐山市检察机关查处的第一起司法工作人员职务犯罪案件,两名涉案狱警目前已被刑拘。

    监控视频:死者生前遭同监区罪犯殴打

    2017年11月4日晚20点26分,王燕接到唐山监狱打来的电话,对方称,其弟王磊因心源性猝死已在狱中死亡。约一小时后,王燕和丈夫胡军在唐山市利康医院太平间内见到了王磊的尸体:身体已擦洗干净,并穿好了寿衣。

    王磊为何会突发心脏病死亡,伤痕又从何而来?王燕和丈夫当即向监狱申请调取当天的监控视频。几经沟通后,11月5日凌晨两点,他们在唐山监狱指挥中心内看到了记录王磊生命最后9小时的监控视频。

    车间南部摄像头录下的监控视频显示,11月4日上午9点17分,王磊和他所在的一监区服刑人员正在车间劳动,王磊的机位位于缝纫三组倒数第六排。10点29分,所有犯人走到车间通道处集合,王磊也在队伍中,状态正常。

    11点02分,辅工作台第二排的罪犯刘某走到王磊座位旁,用一根白色管子击打王磊的头部。刘某事后供述称,打人所持的白管系一根长80厘米、拇指粗的PVC管,其硬度能打弯塑料。

    11点04分,刘某又用棍子击打王磊后背。9分钟后,身穿红色背心的缝纫三组组长王某光示意王磊走到机组前走道。两人对话几句后,只见王磊趴了下来,王某光随后用上述白色PVC管抽打王磊臀部10下。11点20分,王磊被另一名罪犯叫回机位,继续干活。

    11点56分,王磊再次被王某光叫了出来,二人走向走廊角落。9分钟后,王磊一瘸一拐地走回来,一手提着鞋子,回到对面机位继续干活,王某光随后手持白管跟了过来。

    12点22分,集体开饭,一监区人员聚集到过道上领取当日的午餐:一个馒头和一碗菜汤,唯独王磊仍留在工位上干活。午饭后不久,王某光又动手打了王磊头部,并用白管击打其后背。据王某光和刘某供述,当日对王磊实施击打是因为他“把活做错了”,同监区的其余多名服刑人员的证言也证实了这一点。

    当日14点37分,王某光移坐到王磊对面,看着他干活。两分钟后,王磊被叫起,开始原地起跳。14点44分,正在辅工作台的刘某取来两个白色的物料盒,向里面放入一把纽扣,边上的另一名罪犯也捧了一把纽扣倒入盒中,让王磊穿着袜子站立盒中,原地起跳。

    一监区罪犯张某伟证言称,王磊在此种情况下蹦跳了一个小时左右,期间刘某还往王磊头顶的灯管处插了一个小板,限定跳起的高度。监控视频显示,在王磊蹦跳的过程中,王某光还让其坐在地上,用白管抽打其脚心、后背、臀部、小腿和颈部。

    14点51分,王磊再次站起时,身体已经出现摇摆。

    王磊生前照片。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翻拍

    王磊生前照片。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翻拍

    空腹脚踩硬物原地起跳80分钟,多名狱警经过均未制止

    监控视频显示,在王磊接受 “惩罚”的80分钟内,有4名狱警先后经过缝纫三组,但均未上前制止。

    15点50分,王磊拔腿跑向狱警办公室。王某光和6名犯人,以及一名戴眼镜的狱警一同追赶。

    一监区车间办公室内的监控录像显示,王磊奔至狱警办公室后被一名狱警拦住,紧跟着跑来的四名犯人将王磊拖拽出去。一监区车间东南部的监控录像显示,此后王磊被带到走廊角落。

    16点02分,两名狱警和几名罪犯将王磊带至水房。22分钟后,王磊被两个犯人扶着出来,脸色苍白。在此过程中,紧贴水房的透明塑料门帘有一人影依稀可见,且门帘多次向外鼓动。

    王燕怀疑,弟弟在水房里也遭到了殴打。

    刘某在被讯问时称,他看到王磊被铐在厕所门口里面的铁网上,“当时王某光用膝盖在王磊的胸部顶了一下。”

    王磊在水房期间,也有多名狱警经过并向里观望,均未采取任何行动。

    16点26分,王磊被架至狱警办公室。监控录像显示,彼时王磊已走路摇晃,被扶进门后便瘫软在地,左手戴着一只手铐。之后,王磊被带入办公室监控不可及处。

    现已出狱的一监狱服刑人员李强称,当天他正在狱警办公室内听训话,曾看到王磊瘫坐在地上。

    17点50分,王磊被一名犯人架出狱警办公室,走路有些歪斜,衣服后背有一大片白灰,双手都戴着手铐。此时,所有服刑人员都已经收工,由楼梯向下走。两分钟后,渐无行走能力的王磊被拖拽到下楼拐角处时,和架着他的两名犯人一起消失在监控中。

    同监区服刑人员蔡某平证言称,他扶着王磊出办公室时,王磊走路有点拐,后来身体往下坠,他和另一人架着王磊胳膊到门口平地时,王磊就失去知觉了。

    [!--temp.pl--]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